中国青年网

地方

首页 >> 原创专区 >> 正文

毛孩子的寇爸爸:6年救助上千只流浪狗 唯愿每一只颤抖的身躯重获温暖

发稿时间:2019-09-20 16:15: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西安9月20日电(记者 宋佳)位于西安八府庄的“好孩子”宠物医院里,虎子在工作人员的脚下跑来跑去,狼狗特有的威武神情下是对医院老板寇文江的信赖。

  不久前,寇文江第一次见到流浪狗虎子的时候,它正缩在墙角,竖着耳朵,眼神里满是恐惧。送到医院后,才发现虎子腿部、胯部全是被棍棒打出的伤。因为这样的遭遇,虎子对人类习惯性保持距离,眼神里总是有散不去的恐惧。寇文江慢慢试着亲近它,一周后,虎子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十几天后,它对着寇文江摇尾巴了。

  “当它再一次接纳我们,这种开心是没办法用金钱衡量的。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能坚持救助流浪狗,就是这种心理上的安慰。”从2013年救助第一只流浪狗开始,寇文江救助过的流浪狗不下千只,开办宠物医院的初衷也是救助流浪狗。

  五四运动100周年之际,由中共西安市委网信办、共青团西安市委联合举办的“以青春留名,用奋斗发声--新时代 新西安 新青年”主题系列宣传活动将寇文江作为主角之一,讲述这位“寇爸爸”与他的“毛孩子”间的故事。

  寇文江与流浪狗小黑互动。宋佳 摄

  为救助流浪狗投资宠物医院

  采访当天,寇文江很开心,因为有一位外地的好心人在网上看到虎子的遭遇后希望领养。在此之前,寇文江从没有接受过外地人的领养,因为很多人不愿意亲自跑一趟,而寇文江认为当面签署领养协议才放心。但是这位领养人不同,他表示愿意支付虎子此前的所有治疗费用,寇文江看到了他的诚心,坚持不收取医疗费用。

  救助流浪狗的6年时间里,最困扰寇文江的就是医疗费用问题。刚开始救助流浪狗时,寇文江还没有投资这家医院,有人发现受伤的流浪狗,联系寇文江一起送到医院,但是却很少有人愿意支付医疗费用。

  “他会觉得我叫你来不就行了吗,没办法我只能自己掏腰包,但是一次两次可以,长期下来我就成了一个被道德绑架的角色。”一只狗一旦伤到骨头,医疗费用起码好几千,寇文江逐渐负担不起,他所在的爱狗人士群知道了这个情况后,纷纷开始捐钱。

  寇文江看到了群体力量的强大,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尝试的解决方式,就在群里推举出一位财务,负责公示捐款数目和去向,做到捐款透明,一个爱心基金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随着救助越来越多,基金远远不够。走投无路之下,寇文江决定自己投资了这家“好孩子”宠物医院,医院的日常运营工作由专人打理,寇文江只有一个要求--不管是谁救助的流浪狗,医院只按成本收费。“这家医院不求盈利,只要求能做到支付日常各项支出和人员工资。”

  寇文江还开了一家售卖宠物用品的淘宝店铺,店铺的全部收入全部用于流浪狗救助。基金、淘宝店、加上只收成本的宠物医院,仍旧无法负担救助费用,算算7、8月份的帐,寇文江还在医院赊了两万多的帐。“先欠着,慢慢还,只能这样。”寇文江说道。

  一只流浪狗在“好孩子”宠物医院得到救治。寇文江供图

  寻狗途中 从屠刀下救出十几只狗

  即便困境重重,寇文江还是坚守着救助流浪狗的初心,“起了个头,扛了个旗,身上就多了一份责任。”说到这个“头”,时间要回到2013年,当时寇文江从狗贩子手里救下一只德牧,起名黑子,很快就养出了感情。“一次和爱人产生一点小争执,黑子过来汪汪两声,然后叼叼我爱人的裤脚,再叼我的裤脚,把我俩往开拉,像小孩劝架一样,特别感动。”

  但是黑子却不幸丢失了。寇文江着急地调监控、加qq群,志愿者们帮他贴了很多寻狗启示,还是杳无音信。后来,寇文江听说咸阳有个大型狗市,便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

  在狗市上,他看到了一辆三轮车,里面装了十几只狗,其中有一只德牧,但并不是黑子。那只德牧也看到了寇文江,“它眼巴巴地看着我快哭了,如果它会说话,说的一定是‘请救救我’。”寇文江向旁人打听,得知这辆三轮车是一个屠夫的,很多偷狗的都会到这里把狗卖给他,下午两点这些狗就会被带回去杀掉。

  寇文江听了心里特别难受,但又没办法一下救那么多只狗,于是他把这个消息发到了qq群里,大家纷纷表示愿意领养。最终,寇文江以平均400元一只的价格从屠夫手中救下了这十几只狗。

  从这以后,寇文江就成了圈子里的名人,加他微信的爱狗人士越来越多,他获取流浪狗的信息也越来越多,现在,他一个月救助的流浪狗多达十几只。寇文江说,西安救助流浪狗的人很多,但是像他一样坚持了这么久的却几乎没有。

  寇文江与被遗弃的小狗艾伦互动。宋佳 摄

  救助背后是对心灵的救赎

  看着宠物医院里被救治的流浪狗,寇文江说每一只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这些故事都很辛酸:小黑被人为用绳子勒在胸口上,绳子长进肉里;还有一只被遗弃的英斗,发现的时候皮肤病长满了全身;最让寇文江心疼的是花花,被人用铁丝勒住后半身,生殖器甚至被勒断,直到现在,寇文江还没有抚摸过它,只要有人靠近,它就会全身发抖。

  看到这些受尽伤害的流浪狗,寇文江觉得能救一只是一只。除了那份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安慰外,对于寇文江来说,这也是一种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赎罪”。

  寇文江很小就开始养狗,从小经历父母离异的他把狗当做自己的“发小”。“无论我过得怎么样,它们永远都会用满满的热情对待我。”11岁那年,寇文江捡到一只狗,后来这只狗不断生下小狗,最多的时候他的房间里养了13只狗。每天,寇文江去上学,狗妈妈会送他出门,放学回家的时候又会远远地在山坡上等他。

  但是,这些狗大多没有一个好结果,有的被人偷了,有的生病了却没钱治疗,也有被人杀掉的。“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我养的狗当着我的面被人杀了,我却没有能力救他。”因为有了这样残酷的经历,寇文江长大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养一只属于自己的狗,陪伴它度过生老病死。

  如今,他不仅有能力养狗,还能够救助更多被伤害的狗,所以即便面对困境、面对误解,他仍然坚持着。现在,流浪狗的领养问题也很棘手,寇文江的爱狗圈子已经饱和。所以,媒体的采访邀约寇文江从来不会拒绝,除了让更多人理解自己所做的事情外,也希望能为每一只流浪狗找到一个温暖、有爱的家,救助不是终点,只有为狗狗找到一个好归宿,“寇爸爸”的使命才算完成。

责任编辑:耿立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加载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