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地方

首页 >> 原创专区 >> 正文

10年走过两万里革命路 用画笔描绘正在消失的红色印记

发稿时间:2019-08-23 09:0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西安8月23日电(记者 宋佳)1947年的6月,毛泽东和九支队刚在榆林靖边县小河村安顿好住处,敌人就扑了过来,部队决定连夜转移,小河村村民曹九林听说后主动提出做向导,还动员群众拿来绳索搭桥,部队最终顺利转移至天赐湾。

  70年后,王世泽来到靖边小河村,大雨后小桥坍塌,面对20多米宽、水深过膝的河流,王世泽做起难来。这时,一个路过的小伙子主动背王世泽过了河。后来,王世泽听村民说:“这个小伙子就是曹九林的孙子。”

  王世泽来到小河村就是要把曹九林的家(位于小河村的毛主席旧居,也是小河会议会址)画下来。2009年,退休的王世泽开始红色题材的绘画创作,10年时间,行走两万里路,走访陕西7个地市36个县,创作403幅写生,书写10万多字革命传记,以中国画线描小写意的艺术形式再现了1927年至1949年间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建立革命根据地,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伟大胜利的光辉历史。

  王世泽正在整理画作。宋佳 摄

  脚步之间、笔触之上,王世泽亲身感受到了革命的艰辛,也被老区群众的朴实感动。建国70周年之际,记者走进王世泽老人的家,翻开一幅幅革命画卷,触摸背后的古稀老人。

  少年时,心中埋下“红色”种子

  王世泽是咸阳礼泉县人,从小学习画画。1967年,陕西省筹办抗大校史展览,文字需要手写,王世泽有幸参与其中,接触到了很多革命故事,“没有很成熟的想法,但觉得非常震撼人心。”

  1973年,在礼泉县西张堡中学任教的王世泽利用周末和寒暑假,创作了一幅题为《我们的队伍到陕北》的线描版画作品。很快,该作品在陕西省艺术馆展出,而他本人也受邀参加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组织的一场文艺研讨会。

  研讨会上,他见到了很多文艺界的前辈,有人对他说“小伙子,你这个题材的路子走对了,继续走。”从那以后,王世泽就一门心思搞红色题材创作,接连编绘了《转战陕北》《张思德》《白求恩》《彭大将军》等连环画和红色题材版画。

  王世泽笔下的革命旧址。宋佳 摄

  不久之后,王世泽被调往咸阳市教育局工作,没有了寒暑假,工作也更加繁忙,鲜有机会进行绘画创作的他,一直等到2007年退休,心中的创作热情再次迸发。

  每一幅都要用心去画

  进行红色题材创作,走访过很多延安的革命旧址,王世泽发现,虽然重要的旧址都被保护起来了,但是还有很多散落在民众间的旧址正在消失,“很多旧址今年去还在,第二年就没了,很多是土窑洞,大雨冲刷下就垮了。”

  记录这些革命历史迫在眉睫!“我当时想如果只是画面,还不足以让大家了解这段历史,所以决定在每幅画上附上文字,哪一年哪一月、哪位革命家在这里住过,做过什么工作,我把这叫革命传记。”王世泽说。

  王世泽讲解自己的画作。宋佳 摄

  确定了表现形式之后,王世泽还是没有急于出发,他用两年时间阅读领袖传记、报纸刊物,确定每一个革命旧址的位置。2009年,王世泽画了一个路线图,带着纸、笔和小板凳,踏上了红色绘画之旅。

  他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是“手生”,“当时已经很久没画了,就硬着头皮先画下去。”2011年,王世泽完成了一百多幅画作,运笔也渐渐成熟,此时,他却毫不犹疑地决定把那一百多幅不满意的作品全部推翻重画。

  “每一幅画都是一个红色故事,每一幅画都要用心去画。”每到一处,王世泽首先要围着旧址转一圈,选取最能表现全貌且具有艺术性的角度进行创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拒绝了“拍成照片回来慢慢画”的提议,“拍摄照片取景有限,找不到满意的角度,人不在现场,也会缺乏氛围,画出的画没有神韵。”

  王世泽笔下的革命旧址。宋佳 摄

  一人高的荒草和手腕粗的蛇

  这十年间,王世泽总是在5月份背上行囊,10月份回家,一个人的行程充满不可预见的艰难。去天赐湾,第一次从子长县靠近,天下大雨,无奈折返,第二次又从安塞县进入,却在一个又一个相似的山沟沟间迷了路。在米脂陈家岔,为了能看到全景,他爬上一尺宽的石墙,创作两个小时后站起身来腿已经僵直。

  风吹雨淋日晒都是日常,最惊险的是遇到蛇。那次是在一人多高的荒草中,王世泽扒出一块空地坐在石头上就开始画,转眼间到了中午,一阵大风刮来,他一抬头看到周围有青色的、黑色的蛇,甚至手腕子那么粗。王世泽心里害怕极了,却只能压制着恐惧不敢轻举妄动,等蛇走远后才一口气跑出两公里多。

  王世泽讲述画作。宋佳 摄

  与享受悠闲的退休生活相比,王世泽更乐于冒着危险坚持创作,他把自己定位为革命的记录者,把正在消失的革命印记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记录下来,只有记录才能传承。

  “总是说革命艰苦,但是现在的年轻人谁见过?通过绘画这种直观的形式记录革命历史,才能让年轻人感受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要珍惜。”王世泽语速慢了下来,“如果有一点思想退步,我肯定就弄不下去了。革命先辈把命都豁出去了,我这点苦算什么。我年龄大了也干不成啥,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一直坚持下来。”

  想念“5公里外”的老区人

  2019年初,王世泽完成了革命旧址的绘画创作,正好遇到老伴做手术,他便待在家里。“买菜、做饭、洗衣服、照顾孙子……欧呦,这些事情可不好干,比我出去画画难多了。”王世泽笑着说。

  其实,他是想念在外画画的日子了。每一次,当他坐在革命旧址前,构思画面、计算比例,再用手中的笔精心描绘眼前的窑洞口、远处的山、树上的叶子、河上的桥时,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这片景物。牵挂着王世泽的不仅是这种专注于绘画的感觉,还有途中结识的老区群众。在陕北这篇土地上,“革命”穿过岁月,与如今的老区人民血脉相连。

  王世泽说,只要听说自己是来画革命旧址的,当地人都会热情地提供帮助。画子长县石家湾的一处革命旧址时,窑洞已经坍塌,村民孙义亮向王世泽口述了曾经的场景,王世泽得以成功复原。回程时,孙义亮又把王世泽送到了5公里外的公路上,还非要塞给王世泽一袋子红枣。

  “素昧相识,人家凭什么帮你,其实大家是把对革命的感恩、对革命先烈的敬仰表达在我身上了。”王世泽说。

  画作后的“革命传记”。宋佳 摄

  如今,王世泽又整理好了红军长征的资料,规划好了路线,但是考虑到年龄确实不允许自己走太远的路,他接下来想把画笔瞄准现代陕西的伟大变革。等孙子9月开学,王世泽可能又要背起行囊,在急速发展的时代里做一个“隐秘”的记录者。

责任编辑:耿立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加载更多新闻